【MozFest】Mark Surman:现在是第二波网路运动,要唤起对议题的警

时间:2020-06-12    热度:601

【MozFest】Mark Surman:现在是第二波网路运动,要唤起对议题的警

儘管对许多人来说,早期 Firefox 带来的分页浏览和可高度客製化功能和介面不敌其他浏览器的效能,再加上智慧手机应用越来越普及,Firefox 未即时看到新的趋势,Firefox 浏览器的使用者流失。不过 Firefox 背后的非营利组织 Mozilla 并不担心市佔变化状况,而是专注在议题。Mozilla 仍旧努力透过网路技术,倡议网路议题。这次到 Mozfest 大会,很荣幸能够与 Mozilla 公司执行董事 Mark Surman 聊聊,他心中怎幺继续推动健康发展的网路生态。

网路运动的路线将类似环保运动,需要更不技术更与大众接轨

Mark 看到我笔电背面贴的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fuck the government)贴纸,有感而发,提及网路技术要能产生革命性影响,常常得把技术、开发产品的思维放一边,而是从社会和政治角度探讨网路到底能造成多大的影响,如何营造健康的网路生态。

Mark 提了很传神的比喻,那就是美国这边的环保运动。以前美国第一代的环保运动诉求设立国家公园,保护珍贵栖地。倡议人士取得很好的成果。但是生活中的污染事件还是层出不穷,你没办法放心让小孩在外头玩耍,因为生活环境周遭仍有不少毒物。因此有了第二代的环保运动,诉求用环保方式生活,从自身开始减少对环境的危害。

网路运动的发展也有类似美国环保运动的状况。像是 Mozilla 推开源的 Firefox 浏览器提倡开放的网路,维基百科以知识共享为口号,成为世界最大的线上百科全书。许多人倡议自由软体,如今绝大部分的公司,不论是脸书、Google,底层不少程式用自由软体运作。这些都可以视为第一波网路运动,他们都达成当初设定的目标。

但现在需要有第二波的网路运动,对抗想要将网路中心化的公司,如脸书、腾讯、阿里巴巴,还有想伸手干涉网路的政府。而第二波的网路运动,不仅需要更多人参与,还要不同背景的人多多参与,不只是程式还有网页设计师,像是艺术家,儘可能让一般大众理解这些网路议题,才有可能取得第二波网路运动的胜利。

也难怪 Mozfest 大会这幺的不技术,拥有不少媒体、艺术相关讲题、工作坊。而 Mozfest 的大会演讲主要焦点放在科技与社会、政治互动的议题。

网路科技佔有越来越重要的分量,甚至科技本身变成主要议题。先前在谈论阿拉伯之春时,其中有提到不满民众能动员,靠的就是网路传播讯息,科技只是其中一个因素。但谈到网路中立性,甚至政府想关掉网路抑制异议声音,这时候网路就变成主角了。

Mark 提到数位包容(digital inclusion),许多问题其实不能只看技术层次,而是背后连同社会结构要一併考虑。像是女性在网路上表现比较隐性,归咎于女性常常需要忙于家务,网路普及的效果要深入,不能不考虑让女性能参与的形式。女性如果能拥抱网路,就会带着她的家人一起使用,更容易让偏远地区、资源稀少地方享受网路普及的好处。

冲突不可怕,而是要冲突之后要好好坐下来讨论

由于 Mozfest 不少议题牵涉到科技参与,我提到台湾的网路论坛在吵母猪议题。Mark 表示如果主要媒体还未报导,表示还不会在台湾民间有大规模的讨论,不大可能改变人民的看法,讨论该如何做,甚至尝试找到解决方式。

同样的状况我们看物联网安全也一样,大家以为物联网没什幺大问题,一切如同厂商描述他们推出的产品带来美好生活。Dyn 出品的产品被骇,被用来对大型网站发动 DDoS 攻击。有了媒体的报导版面,民众才会关心物联网的资安问题。

网路中立性是网路公平发展不可或缺的一块

谈到网路中立性,我提到去菲律宾的旅游经验,脸书在不少开发中国家推 Facebook Zero 方案,只要连到脸书页面,电信商就不会收数据连线的费用。Mark 说道,如果当年 Mark Zuckerberg 得付很贵的网路流量费,那他根本不可能在读大学时成立脸书,更何况成长茁壮到现在的地位。

儘管电信商、ISP 都想要推出差别收费方案,但每个人都应该能有公平连到网路的权利。另外需要看网路广告才能连线,而付费去除广告上网也不应该存在。网路不应该被原先电信商的规则划订,网路应该是开放的,就企业角度应该是开放、公平竞争的商业环境。

现在的战场是 Web vs. App,新型式的开放和封闭生态的战场

网路浏览器的战场上,Webkit 渲染引擎的浏览器,人们也已经习惯用 Google Chrome 浏览器,而行动浏览器市场则让市场往 Webkit 系列浏览器倾斜。Mark 表示不在意 Firefox 浏览器的市佔问题,反倒是 App vs. App 的问题。而是要用网页,App 要到各家业者的 App 市集下载,被各家业者自家生态掌握,是封闭的系统。

Mark 进一步解释以后在行动网路上,App 的角色会变小,浏览器的效能已经可以执行程式,甚至连行动浏览器的效能都很不错了。当初 Mozilla 推出 Firefox OS 行动作业系统,儘管在资源和时机上不利,Mozilla 也是看上浏览器效能已经大幅提升,不再只是只能显示单纯文字。

因此 Mozilla 将专注在未来的战场──App vs. 网页。App 代表封闭的体系,封闭的体验。而网页的形式则是开放的体系,开放的体验,各家有兴趣的业者可以一起。5 年前很难在行动浏览器跑程式,像是叫出手机照相机拍照,如今的技术都有办法做到。Mozilla 将主打网页的精神代表开放,而 App 倾向是封闭体系。

Mark 表示会关注行动网路上面人怎幺用,人们是使用 App 多还是网页多。人们要怎幺使用行动网路,不应该是 App 市集管理者──Android 背后的 Google,或是 iOS 背后的苹果──决定什幺 App 可以出现在市集上,进而影响使用者的行为,应该要百家齐放。

希望有一天 Mark 能来台分享他的经验

我跟 Mark 提到 g0v Summit,如果套用 Mark 提及的美国环保运动方向转变,也可以视为台湾网路资讯革命的第二波运动。太阳花学运造成网路科技影响政治的状况,有许多非资讯科技背景的人迫切需要相关知识,因而促使 g0v Summit 的诞生。

如果要提台湾跟 MozFest 类似的活动,也许是每年夏季时举行的 COSCUP,开源人年会。我跟 Mark 提到他应该要来参加,而且如果来了而且还有演讲时段,一定是 keynote 主题演讲的等级。Mark 提到他上次有来过摩兹工寮(Mozilla Space Taipei),与摩兹工寮楼上的开放文化基金会董事,同时也是台湾重要开源人士的赵柏强聊到台湾本地的现况。

希望有一天 Mark 有一天能来 COSCUP 或是 g0v Summit 之类的开源相关大会,能够站在讲台谈 Mozilla,以及背后开放公平连线的网际网路。